胖胖

怀念冬天的孩子

一直不太喜欢去读名人的书,比如当年的央视名记柴静的那本《看见》。当时周围的同学都在看,导致一提起柴静浮现在我眼前的就是那本书封面上的笑的很甜的短发姑娘。对于这些书的抗拒并不是我对于柴静个人有什么偏见,毕竟我对她知之甚少。而是出于一种对于媒体人的不信任,在我看来,他们很多时候近于虚伪,而这种观念甚至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牢牢的掌控了我对他们的认知。而现在我开始看《看见》试图改变自己的这种想法。然而我今天的读书笔记并不是这本书,而是蔡崇达的《皮囊》。而买下这本书只不过是因为隐约记得他曾来过学校开讲座,并且价格恰好合适凑了一单而已。看到他的年纪我就开始后悔,这样年轻的一个媒体人能写出什么好书?看完后我知道自己之前的臆想完全是错误的。这本书朴实而近于内心,完全没有任何当代快餐文学的影子,恍然间竟会以为他是经历了几十年岁月的一个单纯的记叙者。他的文笔没有青年作家的那种狂放不羁亦或是迷惘的探索,反而有一种别样的简单韵味。很多故事都是慢慢的讲出来,而作为读者的我们也愿意耐心的听,看事情一步步的变化,仿佛是自己也走过了这样一段段旅程,认识了这么多远在天边的人们,看他们的人生悲欢。这是个值得一看的书,它让我看见了西装革履背后黑狗达的内心,但愿蔡先生原谅我这样的称呼,毕竟这更近于真实的蔡崇达。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