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

怀念冬天的孩子

小孩子总是偏执,就像我小时候总不能理解为什么李夫人至死都不愿再见武帝一面。那时候总觉得李夫人过于执拗简直不可理解,为什么能够狠心死不相对,想着黄泉路上都留有遗憾。莫名的现在竟然渐渐理解了她,女为悦己者容,容颜憔悴的她怎愿以这幅面孔再见心爱之人。素来不喜欢阴谋论,所以不认同历来史学家对于李夫人的解读——为保住身后兄长家族的富贵荣华而不愿让武帝见到自己不复昔日美貌。我只相信,那不过是单纯的爱而已。因为爱,而要在你面前做一个有尊严的女子。既然不复美丽,何必再见,至少在他心中自己仍是美丽的样子。与其相见不相欢,不如只留怀念。昨天熬夜看完了《西伯利亚的理发师》,为爱流放一生的安德烈看到远来追寻的爱人却选择了逃避,难道不是同样的道理么。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