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

怀念冬天的孩子

一大早看到老妈两点多发的消息,梦见姥姥了,然后再也没睡着。看到时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下来了,姥姥在我六年级的时候去世,已经是旧事了。当时脑血栓像植物人一样卧床近一年,妈妈近身照顾整整了一年。时间磨灭了悲哀,到姥姥真的走时,也许并不悲伤,相对于日夜伺候而得不到丝毫回应,这大概是一种解脱。我以为妈妈是全能的,事实是她很脆弱,在这个世上她没有了爸爸妈妈,她说过我们互为支撑。对父母的眷恋一刻也不曾远离,以至多年后的深夜仍会一个人彻夜难眠痛哭流涕。妈妈再也没有妈妈了,我要代替一切好好保护她,像爱一个孩子一样爱她。

评论(1)

热度(3)